Detnonr

【ES/英薰】是树。

白鸽伯爵茶:

我去随机抽了个校园三十题,抽到的居然是“在校园小树林被校霸堵住去路”……那我就,就这么写吧。




饶了我吧。

薰希望现在时间马上倒流,不需要太多,足够他在天祥院英智发现自己之前把头转过去就够了,但是天不遂人愿是我们编撰故事的人喜欢的惯用情节。

“呀,羽风君,这里并不是去教室的方向呢,是太久没有去过所以迷路了吗?”

他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转过头盯着自己的同班同学看,和带着满满当当讽刺的话语不同,那个人笑得很温和。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反而让人觉得不自在。

喂,喂,明明你昨天才揪着我放学带你去逛了书店吧。

倒不是讨厌,嗯,毕竟这人和自己的leader还是有那么点交情的,学院祭似乎还给了undead算是有良心的帮助。就是。

就是觉得有点违和,最近在学校里碰到他好像不是第一次了。也不仅仅是在自己翘课的路上,还有吃午饭时,放学后,天台上偷闲的时候。用最生硬又最让自己完全没办法拒绝的方式来接近——搭话。

要说和他聊着天也不觉得讨厌,因为无论是什么话题都不会觉得尴尬。学生会长很博学,也很有礼貌,说话的时候不紧不慢却有浑然天成的气场。而且有时候意外地对一些生活常识一窍不通,薰追女孩子追惯了,对这个上世纪的遗留品还算有耐心,他一件一件地教,对方也歪着脑袋,头一点一点地听。

这样想来,这种突然的情况难道是朔间桑的意思吗,薰在心里想着。不过如果仅仅是因为翘练习的话,一个阿多尼斯足够代劳,何况这个人素来对不积极的偶像没什么兴趣,该不会是想伺机把自己铲除了吧。

呜哇,真可怕真可怕。薰把这个想法迅速地推出了大脑,他懒洋洋地瞥了站在不远处一动不动的天祥院,觉得他快和身边这些树一样扎进土里了。

入什么为……什么的?

“我可没有差劲到那种程度啊,天祥院君,”薰摆了摆手,还算大方地晃悠到他面前,他眯着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一分钟,“翘课哦,翘课。想要带我回去的话是不大可能的,不过你要迟到了。快卒业了,多享受一下你的校园生活比较好吧——真的真的♪”

“那个没什么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进天祥院英智的眼睛里,他开心地笑了起来,“这之后我不会再去上课了。”

“因为主治医师安排了重要的手术,这之后会一直呆在医院里,如果运气好的话能赶上fine的最后一场演出,还有属于我们共同的卒业典礼。”

“敬人啊,敬人很呆板哦,不愿意让我太多地操劳,也不希望我胡闹的太过,所以完全不能拜托他。这一段时间一直拽着你到处跑,也是想把作为一名高中生没有做的事情做一遍。日常方面算是没有遗憾了。”

“今天来这里,是来向羽风君道谢和暂别的。”
薰觉得太阳穴突然突跳得很疼,他看到天祥院的眼睛笑得眯起来了,心里喃喃了一句这个人的眼睛怎么这么小,小到对着太阳光笑一点感觉都没有,他自己都快被晃得睁不开眼了。

他感觉四面八方的树枝都在肆意地生长,缠上天祥院英智的手腕,他眨了眨眼,就像看到他的手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把生命的气息注入进他的躯体里。

他不喜欢对方带来的这种沉重氛围,这个人的措辞一向太过形式主义,自由散漫惯了,看着这个命运和自己完全相反的家伙,他有点本能地抗拒,又有点想再看他几眼。虽然是同班同学,两个人相遇的时间却寥寥无几,不是自己在翘课就是对方在住院。更多的时候大概是通过舞台上的针锋相对有过那么几次的目光对接。所以现在看的几眼,每一眼都是新鲜的,每一眼却都好像黯淡了一点。

他总觉得,今年三月的卒业典礼看不见天祥院英智了。

“别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啊。”英智笑出声来,抱着手臂,俨然一副平时摆出的架势,声音却意外地很虚弱,“对于这里,一切都在顺应我的想法发展,甚至超出了我的预期,我已经没有遗憾了哦。对于我自己——”

“今天见到了你,大概就是给自己最好的毕业礼物了。”

这个人在说什么奇怪的话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天祥院英智向他走了过来,他对着薰散落在肩上的头发伸出了手,但是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停下了。

“虽然羽风君的容貌让人挪不开眼睛,我一直关注着你的头发,颜色很好看,像麦田一样。现在是初春,我却像看见了来年的秋天。”

他更灿烂地笑着,羽风用困惑的神情看着他,他想听懂这个人在说什么,但是总是听不懂。就像天祥院英智到现在也一点都没察觉到他把气氛和自己的心情搞得一团乱。

为什么要给自己的未来弥补那么多东西,遗憾不也是生活的一部分,这个人太贪心了吧。什么果酱都加进去的奶油烤薄饼是很难吃的。

但是他很想知道来年秋天的麦田是什么样的,还想让天祥院也看一看,两个人一起看的话更好。再给这个人拍几张照片,只要他不捧着自己的照片心满意足地说“拿来当遗照很合适”。 等等。

哈?两个大男人在麦田里手牵手奔跑?放过我吧,简直就是恐怖片。

“真有机会就好了。”天祥院英智悠悠地说了一句,像是读懂了他的心思一样,然后他轻松地喘了口气,“该说的话说完了,现在你可以走了。我来和你道个别。”

他擦着天祥院的肩走了过去,没有听到背后那个人转身的声音,也没有听到背道而驰的脚步的沙沙声,他走了几步突然转过头去,被那阵刚才照在天祥院眼里的光刺得睁不开眼。


“呜啊……”

他擦了擦流泪的眼睛,再睁开的时候,整个世界变成了柔软的粉红色。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很多的人,有小提琴和萨克斯的声音。
眼前是落满樱花的地面,干净的,透明的花瓣,让他看得出神,旁边的舞台传来了圣歌一般的乐音。还没有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听着那声音就落下了泪来。

音乐声停止后,取而代之的是脚步声,白色皮鞋踏过那些洋洋洒洒飘向两旁的花瓣,哭得投入的时候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太久没唱歌,把你吓到了吗?呵呵,卒业式上的演出本来想发挥得更好一些呢。”

他抬起头,模模糊糊的视线里,那个人温柔的蓝色眼睛夺走了全部的视线,取代了全部的粉红色,他的眼睛是海,里面却有金色的麦浪。

“卒业快乐,或者说,今后也多指教了。”


Fin




写给恋人的四级应援!